把复杂变得简单,是智慧的表现,走进徐攀学校,请同学们记住:
谁具备了“快速”,谁就能成为赢家;谁具备了“快术”,谁就能走向成功!
告别拖沓 告别自耗 告别蜗牛
在竞争的二十一世纪,比别人学得快的能力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优势。
徐攀快速作文让孩子终身受益
 
 
 
 
 
 
 
 
  中文研究生学历,全国快速作文研究中心成员。著书《怎样学习》、《快速作文直通车》,多年从事初、高中及小学语文教学,发表论文多篇。曾获省一等优秀课奖,市骨干教师称号。现特聘为北大附中远程教育“快速作文”指导教师。

  徐攀老师对中小学作文、阅读“教与学”潜心研究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里,与天津南开中学,北大附中附小及全国的一些专家们进行了多次的请教、探讨,查阅研究加拿大、美国、日本等一些教育发达国家的教学资料。徐攀老师对快速作文进行了广泛的学习和研究。

  1996年开始进行实际教学,经过十年多的教学实践,总结出一套系统的、完整的、行之有效的中、小学快速作文、阅读的教学体系。对几千名中、小学生进行了实践教学,学生学习的达标率为98%以上。

徐攀:民办教育给我提供了更大的讲台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人们最爱用的一个比喻,道出了全社会对教师与教育的尊重与重视。然而,经历过十年动乱的人们想必对“臭老九”这个称呼也难以忘记,而潜藏在这个称呼后面的对教师与教育的轻蔑态度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潮涌动,教师与教育的地位与意义得到了社会的重新认识,并得以快速提高。科教兴国,成为我国的基本国策。在公办教育高速发展的同时,民办教育也蓬勃兴起。人们的教育理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素质教育、开放教育、终身教育成为今天的热议。
  对于三十多年来教育领域里的巨变,作为亲历者的徐攀是深有体会。从1987年走上讲台,到后来辞去公职办培训学校,徐攀的事业发展正是契合了教育事业发展的历史轨迹。

小学毕业时“一条广播消息让我开始爱学习”



上小学的徐攀作为“红小兵”代表正在“讲用”。

  1969年,年仅5岁的徐攀与被下放的父母一起来到清原农村,一呆就是四年多。四年多的时间里,不是在家看弟弟、妹妹,就是上山和哥哥、姐姐拾柴火。虽然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可徐攀在农村满打满算也就上了半年时间的课。那时只有一个知青做老师,教材就是一本“红宝书”。
  1973年落实政策,徐攀一家人得以返回城里。9岁的徐攀开始在南台小学上二年级,直到这时,才开始接受正规的教育。徐攀从小语文就学得特别好。她回忆说:“小学上语文课时,也没有什么课本,老师就挑些杂志、报纸上的文章来讲解。当时特别讲‘政治’,强调的是‘讲用’,对于教材学习却是可有可无的。”小学时的徐攀聪敏活跃,四年级时就开始当班长,年年都是“三好学生”、“优秀少年”、“学雷锋标兵”,还当过校“红小兵团”的主任。
  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徐攀觉得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在农村艰苦的生活,养成了她坚韧的性格。正是这种性格,让她在后来办学校时能够不怕吃苦、一步步地坚持了下来。二是小学的班主任、省特教汤玉兰老师。汤老师在当时以极为少见的灵活教学方式,把教材里的知识和现实紧密而生动地结合,让她受益终生。就此,她就立下了长大当老师的志向,还写进了作文里。徐攀记得,自己写的那篇作文《我的理想》,被汤老师用毛笔抄写成大字,作为范文贴在了教室走廊的墙上。
  1977年,小学六年级的徐攀从广播里听到:“国家恢复高考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从那之后,整个社会都掀起了学习的热潮。徐攀发觉楼上楼下邻居家的大人们每天都念叨着、催促着家里的孩子学习。徐攀虽然对高考仍虽是懵懵懂懂,可对考大学却充满了热切的祈盼,也学着邻家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开始了“攻关”式的早自习、晚复习。
大学毕业后“要实现站在三尺讲台旁的梦想”
  从上初一开始,徐攀在学习上就特别刻苦,虽然总是为数学成绩不理想而特别苦恼,可一门心思就想考大学的她始终铆足了劲学习。上高中后,徐攀的文科成绩特别好,就是数学老是拖后腿。徐攀说:“那时候可没有补习班之类的课外班,全是靠自己‘死抠’。”
   1983年参加高考后,徐攀考上了抚顺师专。不过,她想着怎么也得上个本科呀,就下决心再重读一年。1984年,距离7月7日高考仅有十几天时,徐攀的父亲去世了。突然而至的打击严重影响了高考成绩,最终徐攀以与去年持平的成绩,考取了抚顺师专中文师范专业。



在抚顺师专时主持写作经验交流会

  1984年,成立仅有两年多的抚顺师专师资力量还有点薄弱。不过,这并不影响学生们求知的高昂热情。徐攀回忆说,她和同学们总是充满了紧迫感与危机感,如饥似渴地读着刚刚解禁的世界文学名著和西方学术名著,大家天天都是寝室——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地摽着劲儿学。
  1987年,徐攀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师范专业的学生本来是应该被分配到各学校当老师的。可在当时,教师这个职业不仅收入少,社会地位仍然很低,毕业后只有最没“本事”的人才去当老师。毕业分配时,徐攀有几个选择,但从小就想当老师的她还是说服了当教师的妈妈,她说:“我要把《我的理想》变成现实,要实现站在三尺讲台旁的梦想。”最终徐攀选择了服从分配,来到市某中学当起了语文教师。
辞职办学校 “找到了更大的讲台更大的教室”

  在黑板前、讲台旁,徐攀这一站就是二十多年。虽然教室变了,学生变了,可徐攀教书育人的热情从未改变,还在作文教学上独辟蹊径。



课余时间与孩子们用心交流。 (记者 张勇 摄)

  教了多年的语文后,徐攀总想在业务上有所建树。她总在想:现在提倡素质教育,那么语文的素质在哪里呢?无疑是在阅读和写作上。最后,如何在写作教学上取得突破,成为徐攀的主攻方向。徐攀说,选择研究写作的教学方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被逼出来的。随着中考、高考竞争越来越激烈,作文分数在中、高考中所占比例也逐年加大。自然,就有不少亲朋好友找到徐攀,向她请教如何快速提高孩子的作文成绩。为此,徐攀经常翻阅《中学语文参考》杂志,想从中寻找好的教学思路。
  偶然之下,徐攀从杂志上看到了天津南开大学附中田家骅老师的一篇文章,文中阐述了实现作文快速突破的教学方法。这与徐攀在多年教学过程中积累的心得与摸索出的教学理念不谋而合。为此,徐攀先通过杂志社与田家骅取得了电话联系。后来,为了更好地进行探讨,徐攀还自费去了一趟天津,与田家骅面对面沟通。“我当时是请假去的天津,为此单位还扣了我的钱呢!”徐攀笑着说。
  通过不断地交流与总结,徐攀慢慢地摸索出一套快速作文的知识体系。这时,徐攀已不再满足于站在固定的讲台上,而渴望拥有更大、更自由的讲台,不受限制地实践自己的教学理念。时值1998年,在南站工人文化宫,已经有不少有名的教师在那办课外辅导班,其中就有多家作文班。于是,徐攀决定,自己也要在此办个班,在这个“名家荟萃”之地,来检验自己掌握的快速作文体系。
  最开始,徐攀以每月50元的价钱从别的学校租借来一间教室,只在每周六、日上一节课,可是来上课的学生只有3个。徐攀许下了“不收费先试听,不满意不交钱”的承诺。可即使这样,在多年来“作文就是慢功夫”的传统认识影响下,多数家长都对快速作文心存疑虑,办班的初始阶段举步维艰。不过,事实总会给出证明,时间总会给出结果。随着学生作文实际能力的提高,徐攀快速作文教学方法的名号越来越响,学生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几个人,增加到了几十人、几百人。学生范围也从原来的小学四五年级,扩大到初、高中。
  就在徐攀辞去公职,出来办学校之初,她的朋友都说她“太傻了”,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实际上,不仅是徐攀周围的人没有意识到,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此举正是抓住了教育变革的脉搏,走在了历史的拐点之上。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正是抚顺民办教育大发展的时期。人们对教育资源日益多样化、个性化、差异化的需求,催生出各类民办培训机构。诸如自考辅导中心,网络教育学校,作文、外语、音乐、美术等各种科目的培训班,正是这些民办的培训机构弥补了公办教育资源的不足。发展至今,全市民办教育机构已达300余所,其中除了23所学校为小、初、高学历教育之外,90%以上都属于培训性质。
  正是乘着时代的顺风车,徐攀的快速作文培训班得以快速发展。现在,徐攀的学校已不再局限于作文培训,还开设了奥数、英语、国学等多门培训课程,学员人数也稳定在两三千人左右,还在南站、将军、新城设有三处培训基地,教学面积达到了1700多平方米。
  二十多年来,就在黑板与讲台之间,徐攀找到了成就其事业的基点,而正是改革开放后教育事业的飞速发展,给了她梦想中的广阔讲台。
 
抚顺教育第一品牌-抚顺徐攀文化艺术学校快速作文
网站建设:徐攀文化艺术培训学校     ICP备案许可:辽ICP备00000000号
官方网站:www.xupanedu.com   邮箱:xupanedu@163.com
     办公管理
网站设计制作:英特企业在线
WWW.7113.COM